大野荞麦面

叫我狗蛋,主山组all2,写bg,十分玛丽苏,脑洞有毒总想搞个大新闻,偶尔病娇

【Jason中心】盒子

全年龄无cp桶中心
这篇参加了《无桶不宴》无料本,算是生贺啦!
jason生日快乐!

穿兜帽衫的青年平躺在屋顶,看着黑漆漆没有一点星光的天空。
蓝色的大鸟悄无声息地落到身后。
”晚上好,小杰鸟,你在看什么?”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看不见。”杰森回答。
夜翼耸耸肩坐下:”今天是感恩节,我以为你知道。阿福很遗憾他的杰森少爷没能品尝到美味的火鸡,要知道他准备了一整天。”
”哈,你该感谢上帝,没有我来和你们抢……”杰森干笑一声沉默了,然后坐起来,和夜翼肩并肩的坐着,”你瞧,”他指着巷子里一个尾随女士的男人,”我本来是他。”
夜翼没有回话,扭头看了杰森一眼,目光锐利却有些悲伤。然后他张开翅膀飞去了那位女士的身后,两三下把男人打倒。
”你应该是我。”夜翼坐回来后说。
”如果当初我没有去撬蝙蝠车的轮胎……”
”嘿嘿嘿!”夜翼打断了杰森的话,”没有如果,好吗,小杰鸟。杰森托德就是罗宾,这是注定的。”
”听着,迪基……”杰森拍拍夜翼的肩,”我曾经是小偷,和你们不一样——我应该在犯罪巷长大,然后在监狱度过余生,最后孤独的死掉……”
”喔……你不能这样想。”夜翼有些难过,”就算你做过坏事,也和那些坏蛋不一样——你从不伤害无辜的人。小杰鸟,你得明白,蝙蝠侠不会让一个真正的坏蛋成为罗宾。”
”但是我恨过蝙蝠侠,我甚至差点杀了他。”杰森嘶哑着声音道,他有点激动,拳头不自觉地握紧。他发现自己很容易激动,或许是被拉撒路之池迷了心智,或者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毕竟曾经的罗宾也容易冲动以及反抗蝙蝠侠的命令。
”他从未怪过你。”像十多岁的时候一样,夜翼把手搭上这个弟弟的头顶,”没人怪你,杰森。我、布鲁斯、阿福、提姆、达米安……我们所有人都希望你回来。”
大蓝鸟站起身,黑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
”问题在你,杰森,你不能把自己关进盒子里,自己不出来,也不让别人进去。”

杰森很喜欢兜帽衫,特别是留在犯罪巷破屋子里的那件——暗红色,打了不少补丁,帽子能把半张脸遮住。他穿着那件衣服干了不少事儿,包括撬蝙蝠车的轮胎。
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是杰森小偷托德这一生中干过最大的一票——撬了蝙蝠车的轮胎,却被车主人收养,训练成罗宾。他离开了黑暗肮脏的犯罪巷,每天从雕花大床上醒来,上着名贵的学校,吃着精致的甜点,尤其是——每夜都与蝙蝠侠一起打击犯罪。
十多岁的杰森托德对未来很憧憬,他以为生活彻底改变了——黑暗离他远去,世界充满光明,正义的罗宾能打败所有的坏蛋。
然后他就被小丑弄死了。
杰森不怕死,他死过一次,还有一次差点死掉。这并不值得同情,毕竟世界上所有的义警都无时无刻面临着死亡威胁。
但是哥谭不像大都会,也不像其他的城市。哥谭是全美犯罪率最高的城市——压抑的天空,灰色的建筑,通往黑暗的巷子和刺鼻的污水沟……这个城市病得不轻,连带着罪犯都是疯子。
杰森一直理解不了蝙蝠侠的不杀人原则,在他看来是可笑的、没有意义的,而这个想法在他从地狱爬出来后达到巅峰。
难道一个罗宾都不能换一个罪大恶极的疯子吗?
童年生活带给杰森托德很多东西,比如骨子里透出的残暴。在以红头罩的身份回到哥谭后,他杀了很多坏蛋,几乎控制了哥谭的整个黑暗世界。最后用枪顶上小丑的脑袋和蝙蝠侠对峙时,他还是输了——
然后蝙蝠侠救了他,从他故意安排的爆炸之中。
上一次蝙蝠侠没有赶上,这次却赶上了。
小丑很幸运的活了下来,被送回阿卡姆严加看守,说不准哪天又会逃出来危害世界。
杰森不再去管小丑,他陷入了迷茫。
每个夜晚,从屋顶往下看,黑暗中仍有犯罪发生,有时候他会避开蝙蝠侠搭把手,有时候不会。
哥谭毕竟是蝙蝠侠的哥谭,这里已经没有他的位置了。

感恩节的第二天,杰森托德离开了哥谭,以红头罩的身份。
从美国一路向西,越过中东,到过欧洲。红头罩几乎走遍了所有大陆。
他认识了两个可以称之为伙伴的人——罗伊哈珀和星火。一个曾经是绿箭侠的助手,一个是来自外星的奴隶公主。
意外的是,星火和夜翼是旧识。杰森又想起那个夜晚夜翼说的话——杰森,你不能把自己关在盒子里。
结伴同行的日子总是有趣的。就算途中经历各种危险,红头罩也想用”有趣”这个词。
罗伊是个和夜翼不同种类的话痨,他总是叽叽喳喳的停不下来,在战斗中也是一样。
而星火是个红皮肤的外星美女,年少时多舛的命运赋予了她独特的魅力。
他们烧过索马里海盗的船,炸过意大利黑手党的屋子,杀过东南亚的毒犯……一起寻找着存于世间的意义。
某个夏天的夜晚三人一起在屋顶上喝酒。
北欧的星空璀璨,微风凉爽,杰森顿时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第三年的夏天他又回到了哥谭,这个地方还是一如既往的黑暗残酷。
蝙蝠侠被谜语人伤得很重,不得不卧床修养一整子。
杰森把头罩留在了安全屋,只身偷偷地溜进了韦恩大宅。
所有生物都睡着了,整个屋子静悄悄的像是没有人生活一样。
他的养父、哥谭的义警蝙蝠侠——布鲁斯韦恩躺在床上,看上去睡得很沉。身上还带着战斗留下的伤痕,眼角已经有了皱纹——那是岁月刻下的痕迹。
”你已经不再年轻了,老头子。”
杰森站在床前,小声地说。
床上的人没有什么反应,要不是胸口还有起伏,他都要怀疑这个哥谭的黑暗骑士消亡了。
门外传来脚步声,从远到近,应该是阿福的。
他快步走到窗前,打算溜出去,身后突然响起养父有些微弱的声音……
”杰森,我以你为荣。”
已经推开窗户的青年一愣,背后卧室门被打开,他只能飞快地离开了韦恩大宅,留下被风吹起一角的窗帘和风中隐约传来的对话声。
”布鲁斯老爷,您又不好好休息……”
”阿福,我已经……”

杰森托德回到了安全屋。
红色的头罩摆放在床前的桌子上,他双手托起它,眼角有些湿润。
他曾经把自己关在不同的盒子里——年少时期是”卑微”,罗宾时期是”自大”,复活后那段时期是”愤怒”,再之后是”迷茫”。
但是现在,他可以从盒子里出来了。

记个蝴蝶效应的梗

第一次,蝙蝠侠回到杰森死之前提前救下他,但是回去以后发现杰森在下一次小丑的袭击中死亡。
第二次,蝙蝠侠回到收养杰森之前把他送进了孤儿院,回去以后发现杰森变成了小丑的下属。
第三次,蝙蝠侠阻止了红头罩掉进化学池变成小丑,回去以后发现杰森成为了红头罩。
第四次,蝙蝠侠在杰森死之前杀了小丑,但是回去以后蝙蝠侠再也不是哥谭的正义骑士。
然后杰森又回到蝙蝠侠杀小丑时阻止了他,一切归元。

好久没上lof了,居然还在涨关注,感谢大家的喜欢。
2017年都到3月了,我还是写不出什么东西。

去年学车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姐姐,她和我讲了她大学追星的故事:追到全国各地看爱豆演唱会,甚至追到爱豆家里和爱豆的家人都见过面。后来她毕业了,工作了,追爱豆的心也平静下来了。有一天她收拾房间发现了那些签名和周边,都好笑自己还做过那么“脑残”的事。

但是她告诉我她不后悔,那段时光带给她激情、感动,更多的是那些同道中人。所以在我告诉她我的故事以后,她是非常支持我的。

无论是多轰轰烈烈的爱,随着时光的流逝,也会慢慢变淡吧。

最近会害怕,要是自己以后不喜欢了他们怎么办,不是说过会一直喜欢他们的么。

感谢他们带给我那么多美好的时光,还有那些可爱的迷妹们。无法想象要是没有他们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因为他们占了我生活的大部分。

虽然见生人的目标一直未变,但自己都能感受到那份喜欢不及从前了。收到碟,周边,杂志什么的,都不会很兴奋了。

我妈说过我是那种戳一下动一下的人,我现在就需要什么东西,来戳戳那颗不再是为他们跳动的心。

这不是毕业,不是毕业,不是毕业。重要的话说三遍。

但什么时候激情才会复燃我也不知道了,也许几天,也许几个月,也许要更长时间。所以答应gns的文,可能是写不出来吧……

最近发生很多事,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但是希望他们都好好的,一句话——要是你批评他们中的某一个,我就怼你。

SWWT到了!!!
感谢太太!!!!
@Yuki.S&Y

今天在外面玩的时候忽然收到快递短信,一开始好懵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让朋友帮我拿了,她告诉我寄件人是樱井翔,然后就猜到是SWWT到了!

从朋友那里拿着包裹回去的路上被大雨淋了,超担心会淋到书,但是打开后发现太太包的超好,一点问题都没有!

封面很好看,纸张的质感特别好,排班插图等等都很棒,小心翼翼的翻着看,总之特别感动。

很喜欢太太的文字,剧情很平淡,但是却温馨,我眼里爱情就是这样,没有轰轰烈烈,而是细水长流,真是直直地戳到我心底了。

经常会想他私下的样子,他以后的妻子会是什么样的。虽然我每天都在YY,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他离我太远太远啦。喜欢一个人就希望他幸福,所以真的希望翔哥哥能够有像太太文里一样的生活。

This poem has never ended.

【山组】画

又是今天刷到的jr时期的梗,原话是这个意思:连nino都说过有些害怕的樱井翔却一直蹲在角落看大野智画画

麦山,捂心口

——————————

“好厉害……”

身边这个人不停地赞叹到,大野智把画本合上,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离开了。

樱井翔是jr里潮流的引领人,戴美瞳,穿宽大的运动服,唱rap,据说还是应庆的好学生。

早年一时在京都演舞台剧的大野智和东京的这群jr也不是很熟,在人群里还有着“传说中的jr”这个称号,不过他也不在意这个。

大野智训练结束蹲在角落画画的时候,樱井翔经常过来看,久而久之也习惯了身边有这个人,还有他的赞叹。

直到有一天大野智把本子给樱井翔后,他才知道樱井翔原来是个画渣。


“大野桑!”

正要回家大野智扭过头,看到樱井翔朝他跑来。

“大野桑画画真的很厉害,我以后可以一直看你画画吗?!”樱井翔几乎是吼出了这句话。

大野智点点头。

“那,”樱井翔小心翼翼地又问,“我私下可以叫你智君吗?”

大野智对称呼并不在意,又点点头。

樱井翔咧嘴笑得很开心,像只仓鼠:“智君也叫我翔就行了!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好吃的荞麦面,我们一起去吧。”

放射弧长的大野智就这样被樱井翔拉出了事务所,听着樱井翔叽叽喳喳地在耳边说着各种事,大野智心想——

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好像也不错。

【山组】大野智接吻的时候伸不伸舌头

今天刷到的梗,甜哭!!!!!
这篇应该算是OS

————————

樱井翔把醉醺醺的大野智搬回自己家已经是深夜了。

就算是大野牌发胶,这么一晚上的折腾也没有了效用,大野智的黄毛松松散散地垂到额前,睡脸倒是显得有些孩子气。

那个一脸操翻你全家的传说中的jr已经是多少年以前了呢?

樱井翔想到那时的事,眼中带着柔和。

大野智咂了咂嘴,在床上翻了个身。

真可爱啊,嘴唇真软,好想……

樱井翔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又看着大野智可爱的睡颜。

亲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他小心翼翼地凑过头,生怕弄醒了床上的大野智,然后把唇贴在大野智的唇上。

真的好软……

忽然之间大野智嘟起了唇,樱井翔眼睛睁大了,急忙抬起头,看到大野智只是又咂咂嘴睡得依旧香甜。

好险,睡着了也感到有人在亲他吗?

樱井翔拍拍胸口,无视心底异样的情愫,抱了床被子就去睡在沙发上。

这件事依旧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樱井翔是这样想的。

不久后岚去录了节目。

主持人问:“利达接吻的时候都会伸舌头吗?”

大野智一如既往地fufu笑着:“嘛,基本都会的。”

“他在说谎!”

樱井翔说出这句话后才发现自己发了声,总之是没有思考就说出来了,然后想到的是那天他透透亲大野智的画面。

他也没说错嘛,反正大家都不会明白这件事的原因。

录制结束后,年下的三人率先离开了,乐屋里就留下自己做自己事的大野智和樱井翔。

“呐,我说翔君,”樱井翔听到声音后抬头看向大野智,大野智摸着嘴唇好像思考着什么,“说谎是什么回事?弄得好像我们接过吻一样。”

樱井翔干笑两声打哈哈:“我就是随便说说,粉丝不是很吃这一套吗。”

“说起来,”大野智忽然跑到樱井翔身边坐下,“我喝醉的那天……”

不会是偷亲那件事被知道了吧?

“真是麻烦翔君了。”

樱井翔的心这才平静下来。

“不过……”

樱井翔疑惑地看着大野智,忽然间大野智的脸变大了,一片略微熟悉的柔软贴到了他的唇上,像果冻一样滑滑的条状物探到了他的口中。

樱井翔有些懵,大野智在吻他?

但是意识有些模糊了,他只听到大野智在唇分后说了一句话——

“我接吻的时候伸不伸舌头,是要在我清醒时来判断哦。”

【大野x你】bad boy

大野智是个bad boy,这件事只有你知道。

比起在银幕上天然的软软的面包君,你还是更喜欢他私下撩妹大手的样子。

比如现在他正用手挑拨着你的发尾,轻嗅发间的香味。

“好甜,”就算是这时他的声音也黏糊糊,“你的味道。”

手里的杂志被翻过一页。

“呐,”你拉拉了他的衣服,指着上面一排字,“想要去触碰喜欢的人,智君好直接。”

他的手一顿,又继续抚摸着:“因为看着你的时候就会想要触碰你,我是实话实说哦。”

深层意思就是——喜欢你,这个人也太会撩了。

当然bad指的不是这一点,而是他说着说着就会化身大型猫科动物。

比如现在他的手已经顺着发梢往下,摸到你的尾脊骨处了。

“智君,别……”

话没说完,被他修长的手指顶住了唇。

“嘘,带你到Another world。”

————————————

die die die

自从看到新专歌单后就处于癫狂状态的我

【松本x你】中秋

bg
bg
bg

OO带入自己的名字

————————

你工作结束回到家,刚打开门就被食物的香味吸引了。

悄悄地从厨房门口探进头,看到他忙碌的身影。

“我回来了!”

他好像被你吓了一跳,然后回过头看着你探头探脑的样子笑道:“欢迎回家。”

你自觉地走进厨房在一旁打下手。

身为女生的你居然没有他会做菜,你在第一次见识到他的厨艺时就很惊讶,后来只好以“他演过很多厨艺好的角色”来寻求安慰,然后默默地把厨房重地交给他。

“岳母寄了月饼来,我放在客厅了,是你喜欢的云腿月饼。”他一边炒菜一边说。

你又多久没回家了呢?一个人来异国他乡求学,工作,然后遇到他,恋爱,结婚,一切都顺利得不可思议。你现在都还能想起父亲在你出国前威胁你要是交了日本男朋友就打断你的腿……

“怎么了?”

他的问话把你拉回了现实,忍住涌出的思乡之情,笑着摇摇头,继续手中的动作。

中秋夜赏月是两国的共同之处,拿出两个月饼和日本的糯米团子,和他一起坐在露台的吊椅上。

“OO”他忽然出声。

“嗯?”

“月が綺麗ですね。”

你在心里偷笑,喜欢夏目漱石的你当然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往他的怀里缩了缩,小声道:“我也是。”

“还有,”他在发间轻嗅,“你今天的口红很漂亮。”

轻笑着把唇贴上他的,喃喃道:“那我不介意在你身上留下它的颜色。”

他轻柔地吻着你的唇瓣,然后又离开,搂住你的肩继续赏月。

“下个月我有一周的休息日,陪你回家。”

转过头,他的嘴角弯起,眼中如水般柔情。

得夫如此,妻复何求?

——————————

大家中秋快乐!

让我最感动的不是他的本身,而且我们因为他聚集在一起。

今天参加云南歌迷影迷会为哥哥办的60冥寿活动中让我最有感触的就是这句话。

喜欢张国荣先生4年,一开始只要看到和他有关的东西就会难过,后来知道那个叫做荣迷初期综合征,到现在已经能用一个平稳的心态看待这些事了。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

一个人真正的死亡,是这个世界上不再有人记得他的时候。

我相信100年后,甚至更久,都还会有人喜欢他,纪念他。

你离开了,却散落四周。

这句歌词足以言喻。

这四年我认识了世界各地的荣迷,他们有的还是学生,有的已经为人之父母,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深爱着张国荣先生。

很难说出我为什么爱他,因为举出来的所有例子都难以彰显出他的一切。我所能表达出的,就是他在我的生命里是不可或缺的信仰。

很多年轻后荣迷都说过恨自己没有生在他的时代,的确是这样。我们已经没办法去亲自看他一眼,我们所能看到的是过去时光里留下的影像,而这都是有限的。

我走过他在昆明,杭州,南京,上海的足记,这样我才能想象和他站在同一个地方,看过同一种风景(尽管时代在变迁)。

这种无法见他的遗憾是一生都无法弥补的,但我不是一个人,有成千上万的人在用另一种的方法去爱他。

很难说我想见岚生人的人生目标有一大半都是源于对哥哥的遗憾。

正因为我知道错过了就无法挽回,所以才定下了在有限的时间里拼命都要去看场演唱会的目标。

不要让你的人生留下遗憾,这适用于所有追星的孩子。

【樱井bg】自由人01


bg

ooc严重

半现实

——————————————————

顾城是被手机提示声吵醒的。

她忍着浓浓的起床气打开手机,看到昨天发出的一条微博转发量从几百到几千,评论清一色的"樱井翔"和"J家肖像权",私信大部分是请她删除照片,偶尔有一两条在问有没有注意到这个樱井翔还做了什么事。

她好像摊上大事儿了。顾城顶着一蓬乱发盘坐在床上这样想到。

说是大事儿呢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事。顾城作为一个自由摄影师和撰稿人,长年在外工作,说罢了也就是旅途过程中无意间拍到的照片里有樱井翔。而顾城这个祖国的小红花从来不关注日本娱乐圈,怎么会知道照片里的一个路人会是个大明星。

然后顾城把那条微博删了,勉为其难地发了条道歉的微博。

世界上有60多亿人,这60多亿人中两个人相遇的概率是多少?

有人算过是0.00478。

顾城因为好奇去搜了这个樱井翔,看到那条花1亿元在轻井泽买地的报道时,只能吐出一句“万恶的有钱人”,然后黯然神伤。

不算是现实世界的人,对吧?毕竟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交流。

但是现在看着面前的樱井翔,觉得上帝在造她的时候可能把她和樱井翔相遇的概率放多了吧,不然怎么连坐飞机都是邻座。

天知道一个能在轻井泽买地的大明星为什么要来坐经济舱。顾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放眼望去整个客舱中就没几个亚洲人,顾城默默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也没和樱井翔对上眼也没说话,只能闻到身边传来一股好闻的味道。

“Are you Chinese?”

顾城听到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子声音,扭过头,只看到樱井翔睁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她。

顾城有些头皮发麻,生来最怕麻烦的她只回答了一个“Yes。”

但是樱井翔没有放过她,反而笑得更开心了,看上去就像某种啮齿动物:

“I'm Japanese.I have been to China,and I like there."

"……"顾城沉默了两秒,最后说了一句"Nice to meet you."

大概看出了顾城不太想说话,樱井翔又瞎扯了两句就结束了谈话,然后拿起飞机餐里的小豆子吧唧吧唧地吃起来,样子更像那种小动物了,惹得顾城也觉得他有些可爱。

这个樱井翔好单纯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