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荞麦面

叫我狗蛋,主山组all2,写bg,十分玛丽苏,脑洞有毒总想搞个大新闻,偶尔病娇

【Jason中心】盒子

全年龄无cp桶中心
这篇参加了《无桶不宴》无料本,算是生贺啦!
jason生日快乐!

穿兜帽衫的青年平躺在屋顶,看着黑漆漆没有一点星光的天空。
蓝色的大鸟悄无声息地落到身后。
”晚上好,小杰鸟,你在看什么?”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看不见。”杰森回答。
夜翼耸耸肩坐下:”今天是感恩节,我以为你知道。阿福很遗憾他的杰森少爷没能品尝到美味的火鸡,要知道他准备了一整天。”
”哈,你该感谢上帝,没有我来和你们抢……”杰森干笑一声沉默了,然后坐起来,和夜翼肩并肩的坐着,”你瞧,”他指着巷子里一个尾随女士的男人,”我本来是他。”
夜翼没有回话,扭头看了杰森一眼,目光锐利却有些悲伤。然后他张开翅膀飞去了那位女士的身后,两三下把男人打倒。
”你应该是我。”夜翼坐回来后说。
”如果当初我没有去撬蝙蝠车的轮胎……”
”嘿嘿嘿!”夜翼打断了杰森的话,”没有如果,好吗,小杰鸟。杰森托德就是罗宾,这是注定的。”
”听着,迪基……”杰森拍拍夜翼的肩,”我曾经是小偷,和你们不一样——我应该在犯罪巷长大,然后在监狱度过余生,最后孤独的死掉……”
”喔……你不能这样想。”夜翼有些难过,”就算你做过坏事,也和那些坏蛋不一样——你从不伤害无辜的人。小杰鸟,你得明白,蝙蝠侠不会让一个真正的坏蛋成为罗宾。”
”但是我恨过蝙蝠侠,我甚至差点杀了他。”杰森嘶哑着声音道,他有点激动,拳头不自觉地握紧。他发现自己很容易激动,或许是被拉撒路之池迷了心智,或者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毕竟曾经的罗宾也容易冲动以及反抗蝙蝠侠的命令。
”他从未怪过你。”像十多岁的时候一样,夜翼把手搭上这个弟弟的头顶,”没人怪你,杰森。我、布鲁斯、阿福、提姆、达米安……我们所有人都希望你回来。”
大蓝鸟站起身,黑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
”问题在你,杰森,你不能把自己关进盒子里,自己不出来,也不让别人进去。”

杰森很喜欢兜帽衫,特别是留在犯罪巷破屋子里的那件——暗红色,打了不少补丁,帽子能把半张脸遮住。他穿着那件衣服干了不少事儿,包括撬蝙蝠车的轮胎。
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是杰森小偷托德这一生中干过最大的一票——撬了蝙蝠车的轮胎,却被车主人收养,训练成罗宾。他离开了黑暗肮脏的犯罪巷,每天从雕花大床上醒来,上着名贵的学校,吃着精致的甜点,尤其是——每夜都与蝙蝠侠一起打击犯罪。
十多岁的杰森托德对未来很憧憬,他以为生活彻底改变了——黑暗离他远去,世界充满光明,正义的罗宾能打败所有的坏蛋。
然后他就被小丑弄死了。
杰森不怕死,他死过一次,还有一次差点死掉。这并不值得同情,毕竟世界上所有的义警都无时无刻面临着死亡威胁。
但是哥谭不像大都会,也不像其他的城市。哥谭是全美犯罪率最高的城市——压抑的天空,灰色的建筑,通往黑暗的巷子和刺鼻的污水沟……这个城市病得不轻,连带着罪犯都是疯子。
杰森一直理解不了蝙蝠侠的不杀人原则,在他看来是可笑的、没有意义的,而这个想法在他从地狱爬出来后达到巅峰。
难道一个罗宾都不能换一个罪大恶极的疯子吗?
童年生活带给杰森托德很多东西,比如骨子里透出的残暴。在以红头罩的身份回到哥谭后,他杀了很多坏蛋,几乎控制了哥谭的整个黑暗世界。最后用枪顶上小丑的脑袋和蝙蝠侠对峙时,他还是输了——
然后蝙蝠侠救了他,从他故意安排的爆炸之中。
上一次蝙蝠侠没有赶上,这次却赶上了。
小丑很幸运的活了下来,被送回阿卡姆严加看守,说不准哪天又会逃出来危害世界。
杰森不再去管小丑,他陷入了迷茫。
每个夜晚,从屋顶往下看,黑暗中仍有犯罪发生,有时候他会避开蝙蝠侠搭把手,有时候不会。
哥谭毕竟是蝙蝠侠的哥谭,这里已经没有他的位置了。

感恩节的第二天,杰森托德离开了哥谭,以红头罩的身份。
从美国一路向西,越过中东,到过欧洲。红头罩几乎走遍了所有大陆。
他认识了两个可以称之为伙伴的人——罗伊哈珀和星火。一个曾经是绿箭侠的助手,一个是来自外星的奴隶公主。
意外的是,星火和夜翼是旧识。杰森又想起那个夜晚夜翼说的话——杰森,你不能把自己关在盒子里。
结伴同行的日子总是有趣的。就算途中经历各种危险,红头罩也想用”有趣”这个词。
罗伊是个和夜翼不同种类的话痨,他总是叽叽喳喳的停不下来,在战斗中也是一样。
而星火是个红皮肤的外星美女,年少时多舛的命运赋予了她独特的魅力。
他们烧过索马里海盗的船,炸过意大利黑手党的屋子,杀过东南亚的毒犯……一起寻找着存于世间的意义。
某个夏天的夜晚三人一起在屋顶上喝酒。
北欧的星空璀璨,微风凉爽,杰森顿时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第三年的夏天他又回到了哥谭,这个地方还是一如既往的黑暗残酷。
蝙蝠侠被谜语人伤得很重,不得不卧床修养一整子。
杰森把头罩留在了安全屋,只身偷偷地溜进了韦恩大宅。
所有生物都睡着了,整个屋子静悄悄的像是没有人生活一样。
他的养父、哥谭的义警蝙蝠侠——布鲁斯韦恩躺在床上,看上去睡得很沉。身上还带着战斗留下的伤痕,眼角已经有了皱纹——那是岁月刻下的痕迹。
”你已经不再年轻了,老头子。”
杰森站在床前,小声地说。
床上的人没有什么反应,要不是胸口还有起伏,他都要怀疑这个哥谭的黑暗骑士消亡了。
门外传来脚步声,从远到近,应该是阿福的。
他快步走到窗前,打算溜出去,身后突然响起养父有些微弱的声音……
”杰森,我以你为荣。”
已经推开窗户的青年一愣,背后卧室门被打开,他只能飞快地离开了韦恩大宅,留下被风吹起一角的窗帘和风中隐约传来的对话声。
”布鲁斯老爷,您又不好好休息……”
”阿福,我已经……”

杰森托德回到了安全屋。
红色的头罩摆放在床前的桌子上,他双手托起它,眼角有些湿润。
他曾经把自己关在不同的盒子里——年少时期是”卑微”,罗宾时期是”自大”,复活后那段时期是”愤怒”,再之后是”迷茫”。
但是现在,他可以从盒子里出来了。

评论(2)

热度(43)